亞東會展

參展申請
*
*
*
*
*
您所提交的訂展信息,我們將在24小時內與您取得聯系

展會推薦更多

  • 2018年德國(漢諾威)國際工業展覽會
  • 2018年德國(漢諾威)國際物流展覽會
  • 2018年日本(東京)國際機械要素及技術展覽會
  • 2018年印度孟買國際工業自動化展覽會
  • 2018年美國(芝加哥)國際工業展
中國會展業空前火爆 大城市場館飽和

  在中國各大城市,有一個現象越來越明顯:老百姓購買商品或接受服務時的排隊現象越來越少,但各展覽中心售票處的隊卻越排越長。

  以北京國際展覽中心為例,一遇展覽,往往附近交通奇堵,行車難,停車更難。買票者長隊綿延數百米,“黃牛黨”時常小撈一筆。附近應運而生的餐館、酒店,以至存包處的老板都樂得合不攏嘴。

  隨便走進北京一家稍微上點檔次的飯店,在大堂里總會有好幾個會展的接待處或指示牌。總是有不少記者或是參會者走錯地方。

  北京會展業的火爆場面僅僅是中國會展業的一個縮影。實際上,作為中國的首都和二○○八年奧運會的主辦城市,北京會展經濟的規模已與城市地位不相適應了。

  據北京市政協的一份調研報告透露:“九五”期間,平均每天在北京就有一次大中型會議和零點七個展覽。一般來說,一次大型會展都會創造上億元的收益。有關人士分析,到二○○八年,會展經濟對首都經濟的貢獻將達到一百八十億元。如果會議場館再適當擴大,會展經濟可望成為首都的支柱產業。但目前北京的會展業存在著設施水平落后、會展場館結構不合理、管理服務水平低等問題。北京至今沒有一個十萬平方米以上的展館,并且,目前全市展覽場館的出租率大都高于百分之五十的正常水平,處于超負荷運轉狀態。北京國際會議中心的會議甚至預約排到了二○○六年。

  舉辦號稱“中國第一展”的廣州出口商品交易會的廣州市,一直被視為南方會展業的代表城市。但由于展館場地限制,使每屆廣交會的攤位處于嚴重不足狀態,以致廣交會的攤位私下買賣屢禁不止。地下攤位交易成了一大產業,養肥了一大批人。近年來,廣交會期間,總有許多“探子”到各個展館轉悠,看哪個公司的展位有意出售、哪個公司明年希望購買展位。廣交會舉辦時,有些好的攤位可以從幾萬元的“官方價”賣到二十多萬元。去年廣交會開始分兩期舉辦后,展位相對寬松一些,于是“價格”也有所回落。一些差的展位只要幾萬元,而緊俏的展位仍可以賣到十三、四萬元。有的不良分子做起了空手套白狼的“生意”,搞到一個攤位,能賣幾家賣幾家,等收足訂金后溜之大吉,受騙的每年都有不少。

  中國另一個中心城市上海的情況稍好一些。今年以來,上海平均每星期舉辦五點五個展覽會,使這個二○一○年世博會的申辦城市正在成為中國展覽業最為繁榮的城市。去年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的落成,使得上海展覽總面積達到了十五萬平方米,為引進大型國際展覽創造了有利條件。今年四月,世界第三大展覽公司--德國法蘭克福展覽會有限公司落戶上海。至此,德國漢諾威、意大利米蘭和德國法蘭克福這三個世界展覽業巨頭都已在上海設立了分支機構,標志著上海又向國際展覽中心城市邁出了重要一步。現上海每年舉行的國際性展會數量上已經接近德國一年的舉辦次數,但在規模、質量和效益上差距還很大。上海外經貿委主任朱曉明說,上海的國際展覽業還需要在管理體制、展會規模、設施和常年展示中心等方面趕上國際步伐,并盡快形成符合國際慣例的行業自律機制和規范。

  大城市的會展場館普遍呈飽和狀態,一些中小城市趁機把刀叉伸向這塊大蛋糕。本月二十二日在浙江義烏開幕的國際小商品博覽會的主辦單位名單上,一口氣掛上了國家外經貿部、中國貿促會、中國輕工業聯合會、中國商業聯合會以及浙江省人民政府等重量級單位的牌子。將于十月三十一日在河南駐馬店舉行的全國鄉鎮企業東西合作經貿洽談會也將匯集萬余名客商。

  一向做生意精明的中國南方各省,在風起云涌的會展經濟潮中,自然不肯將會展利潤拱手送給廣州。深圳市政府投資二十五億元人民幣在深圳市中心區南面興建深圳會議展覽中心。該中心建筑面積二十五萬平方米,能舉辦六千個國際標準展位的超大型展覽,計劃在二○○四年底落成啟用。東莞市建成亞洲目前單館面積最大的廣東現代國際展覽中心展覽館,欲打造會展經濟“航母”。桂林已建成國際會展中心,還要建配套設施。南寧也正在建大型會展中心。海南博鰲、三亞的一些場館也在建設中。這些場館在建設上都力求與國際接軌,保證做到面積大、功能齊全、配套齊備。這對大城市的會展業來說,既是解圍,又是挑戰。

  中國目前各城市的場館現狀適應不了飛速發展的會展經濟的要求,這是事實,興建一些場館很有必要。但有關專家呼吁說,各地興建場館應加強宏觀調控,盡量避免不必要的重復建設。

QQ在線客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微信公眾號

YADOAUTO

吉林快3开奖走势图